www.zuciwang.com
【八年书龄,好书推荐】小说书单
  • 浮图塔
    浮图塔 全文在线阅读
    “” 肉书屋榜推高积分VIP.04.22完结,总书评数:11618当前被收藏数:9451没有温暖的心,却有世上最动人的眼睛。他是恶鬼,也是佛陀......第1章:惊塞雁隆化十一年春天,下了很长时间的雨。都城被浸泡在水气里,约摸有四十来天没有见到太阳了。江山风雨飘摇,一切都岌岌可危。高卧龙床的元贞皇帝病势每况愈下,中晌听说已经停了饮食,也许再过不久就要改年号了。谁做皇帝,对于乾西五所的宫眷来说并不重要。女人眼皮子浅,不似朝中大臣心怀天下,她们只知道自己进宫不过月余,卑微的封号才刚定不久,接下来迎接她们的不是帝幸,不是荣宠,也许就是庵堂里的青灯古佛、皇陵里的落日垂杨、地宫里冰冷潮湿的墓墙谁知道呢!早料到有今日,当初就不该进宫来。一个选侍站在檐下呜咽,皇上正值壮年,谁知竟是个没寿元的。这种事何尝轮到咱们自己做主?另一个捂住她的嘴左右观望,压着嗓子道,你小声些儿,
  • 凤月无边
    凤月无边免费阅读全文
    “林大的书,喜欢男主” 身后传来卢文的声音,“我会用竹叶吹《凤求凰》,阿芦愿意一听么?”这声音,低而沉,清而彻,如冰玉相击,如山间流泉,如月出深涧,如风过竹林……它是如此动听,如此优雅,如此多情,又是如此隐晦的明示着……微微蹙了蹙眉,刘疆缓步踱开几步。朝着郭允也不回头,便这么淡淡地问道:“她这是在玩什么把戏?”郭允低声禀道:“卢文说,她为了嫁主公你正努力着呢。主公你竟敢背着她勾三搭四的,因此她非常恼火,非常不高兴,非常气恨,非常想凑热闹。”在刘疆深深锁起的眉峰中,郭允慢腾腾地补充道:“因此,她准备勾引邓氏姑子……”一句话令得刘疆木住后,郭允又道:“卢文还说,她现在好歹也是洛阳数一数二的美男子,手中有黄金七千余两,性子又张狂肆意,颇有风流之态……这样一个举世罕见,与洛阳众少年完全不同姿态的美男,与他太子刘疆抢一二个美人儿,有什么难度?”
  • 他要像一棵树
    他要像一棵树姐妹篇
    “他有他锐利的刀锋,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我们仿若分离,却又终生相依”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舒婷扫雷:男主艾滋病,纯精神恋爱,慎入慎入通知:今天(V,..
  • 不负(旧春光)
    旧春光
    “四海八荒的神灵啊,保佑我永生永世都不要再和他遇到 我见过最伤的文” 作者:则慕【】☆、第1章其实我也知道我活不长了。指甲原本应该是粉红色的,但它最近慢慢变成了白色,应该是我身体里的独活在发挥作用。我倒是无所谓,但怕钟尘看到了会起疑心,只好给指甲上抹了浓浓的丹蔻,火红火红地,像指尖开出了血色的牡丹。其实远没有这么浪漫,但我到底是闲着没事,坐在太阳底下晒太阳都能晒出诸多感慨。坠儿端了补汤上来,搁在桌子旁边,说:“皇后娘娘,您最近身子虚,要多补点才好。”顿了顿,她说:“这是皇上派人准备的。”坠儿跟我也不过三四年,大概觉得我会因为这件事而欢欣鼓舞,但她实在不了解钟尘。台面上的事,钟尘从来都做的很体贴,他从小就生活在刀光剑影波涛暗涌的环境里,所做的事,和所想的事,从来不是一样的。...。...
  • 小南风
    小南风无删减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南雅,我终于长大” 晋江2016.03.12完结当前被收藏数4767文章积分80,831,408【】francoisesagan——这个世纪疯狂,腐败,没人性;你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lesiècledelafolie,inhumaine,lacorruption.vousavezétésobre,doux,impeccable.本文暗黑三观不正,有不适场景,入坑请谨慎。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主角南雅,周洛┃配角┃其它悬疑
  • 西决
    西决 电子书
    “笛安,作者质量有保证” 《最小说》热载的家庭伦理故事:西决《西决》以郑氏家族中唯一男孙——郑西决为主要人物线索,从大家庭的角度出发,讲述了在现代都市里的郑氏家族中,生活在不同家庭和家境中的四个堂兄妹郑西决、郑东霓、郑南音、郑北北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学习、生活和情感不断改变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兄妹亲情、家庭矛盾、爱情坎坷、成长感动等一系列荡气回肠的动人故事。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向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的小说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肉书屋VIP.06.13完结总书评数:26376当前被收藏数:9945文案: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内容标签:业界精英都市情缘主角:程迦,彭野┃配角:┃其它:玖月晞☆、chapter1客厅落地钟敲响的时候,程迦在暗室里洗照片,镊子夹着相纸在一盘显影水里缓缓地来回摆动。红光荡漾的水面下,白纸渐渐显影出一个坐在路边吃饼干的乞丐,背后是黄浦江和东方明珠。听到钟声,程迦意识到她把自己关进暗室三个小时了。还是不满意。她丢下镊子,抬头看墙壁上十几串晾晒的照片,淡红色的光束下,无数张照片,无数个世界——人物,静物,风景,都市。她抿紧唇,鼻子里沉沉地出了一口气。全是垃圾。程迦抓几下头发,一把将照片全扯下来撕得稀巴烂了塞进垃圾桶。她快步走出去摔上门,从茶几上拿了烟和Zippo火机,迅速点上,狠狠抽一口。透过呼出的烟雾,程迦的目光落在客厅的镂空玻璃柜上,各式各样的奖
  •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小说
    “所有不为人知的故事,都在最后来成了花” 那天杨昭正在工作室绞尽脑汁地折腾一件陶器,电话就来了。来电话的是杨昭的弟弟杨锦天,他口气平稳地带来了一个消息——他又进警察局了。是的,又。杨锦天进警察局的次数频繁得让杨昭在听见这个消息时几乎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她跟电话那头的弟弟说:“哪家?”杨锦天说:“凌空派出所。”杨昭听完放下手中的陶碗,眯着眼睛对电话说:“凌空?你怎么跑城南去了?”
随机推荐